LifeStyle & Gift

Interview丨那些住在大人身体里的小孩,是时候放出来遛遛了。

Interview with 阿毛毛

  • 日期: 2019-06-27
  • 编辑: catfi
  • 那些住在大人身体里的小孩,是时候放出来遛遛了。

    Illustrator:阿毛毛Amomo

    Interview : Catfi

    Words : Catfi


    look inside, be kids tonight.



白天工作的我们努力表现得成熟克制,头发能乱,职业假笑不能断;就算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也要坚持把脏衣篓最后一件衣服处理妥当,才有资格舒服的躺在床上......「不容任性」、「不轻易表露情绪」,是为一个合格成年人的基本规范,这些「成年人就该有的亚子」早已让我们习惯性的屏蔽了心中的小孩。你有没有发现,我们现在在面对生活中那些不定时、无来由出现的小情绪,好像都已经快要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在心中作祟了?


世界总在教育我们怎么当一个合格的成年人,但是,有没有谁曾告诉你,这个「住在心里的小孩」,我们该如何安放呢?


来自伦敦艺术大学的阿毛毛,一年365天下来,大概有366天都在跟心里的小孩打交道。虽然画面里描绘的小人儿大多看起来都有点「迷惑」和「丧」,但是现实中的阿毛毛却又比谁都乐天欢脱。我们好奇,这是因为常「遛小孩」带来的魔力吗?常年直面「住在心里的小孩」的人是不是真的会比较身心健康?还是说,这一切只是更精分的表现?


今天来和阿毛老师一起试试把任性的权利还给自己吧。




look inside, be kids tonight.




今天是

阿毛毛 的

BRANDOR


by 阿毛毛



 01 

  坏情绪并不坏  


《进门前的家里正在发生的小事...》,2019 by 阿毛毛



BRANDOR:阿毛老师好!最近我总是想犯幼稚病,您能帮我看看嘛?

阿毛毛:好啊!(小声:是这样说么?)可以!



BRANDOR:哈哈哈好一秒回归正经,跟大家打个招呼吧,简单介绍一下自己?


阿毛毛:大家好!我是阿毛毛,是一名自由插画师,从Camberwell毕业后一直住在广州,最近主要在画一些绘本项目和搞搞自己的小创作。


sketchbook by 阿毛毛


《The Lonely Island》 by 阿毛毛


《毛毛虫的周一至周七 A Caterpillars’Mon. to Sun.》,2018 by 阿毛毛


《小小人》,2019 by 阿毛毛


《The Baldhead X’mas》,2018 by 阿毛毛


拼贴系列《A Forest of Secrets 秘密森林》 by 阿毛毛


《The Punies / 微不足道的小东西》,2019 by 阿毛毛


BRANDOR:关于这些作品,你是有意在模仿小孩的笔触吗?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创作的?为什么呢?


阿毛毛:emm其实我很早就开始喜欢稚拙风格的作品了,一直很喜欢看古代人做的陶器,喜欢破破的打补丁的布,素人艺术家的画也很打动我,从土里挖出来的芋头土豆这种朴实的感觉让人很安心,可能因为我命里属土吧哈哈哈。


研究生的时候就开始拼命追求稚拙的感觉,但是总是不小心就越画越精致,后来毕业后就去了一个画廊教小朋友画画,看到他们小小的手认认真真努力涂颜色的状态,才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从那以后每次看到小朋友的画我都会拼命的「吸」哈哈哈,去琢磨他们到底是在什么样的状态下完成的。


《The Punies / 微不足道的小东西》,2019 by 阿毛毛


《The Punies / 微不足道的小东西》,2019 by 阿毛毛


后来也曾经反复想为什么我会喜欢稚拙的作品,大概是从画面里感受到的创作者认真诚恳的状态让我很感动吧,我觉得好的创作真诚是最重要的。其实并不一定是多笨拙的画风,稚拙其实更多的是一种状态,也有画得很精细的素人艺术家的作品,但同样让人非常动容。


《Oh Snowy Day》,2019 by 阿毛毛


《Oh Snowy Day》,2019 by 阿毛毛


《Oh Snowy Day》,2019 by 阿毛毛


《小马和小狗》,2019 by 阿毛毛


《小小人》,2019 by 阿毛毛


《小小人》,2019 by 阿毛毛


BRANDOR:所以是研究生时期的经历让你的画风开始有了巨大的转变?


阿毛毛:对,研究生的时期我的画风改变得挺突然的,在和朋友去了有阳光的法国旅游回来突然就改变了。在这之前我的画风都蛮抑郁的,可能跟伦敦的天气有关吧,伦敦冬天白天都很短,还老是阴天,心情就会不太好,所以画也看起来不太开心。


后来去了粉粉的法国,那里街上的人都会说粗口也会大笑,没有伦敦人那么「做作」,回来后第一幅画就变成反常的粉红色了。


BRANDOR:可以看看你在没转变前的「大人」作品吗?


阿毛毛:这样的


研究生时期的「大人」作品 by 阿毛毛


研究生时期的「大人」作品 by 阿毛毛


研究生时期的「大人」作品 by 阿毛毛


研究生时期的「大人」作品 by 阿毛毛


研究生时期的「大人」作品 by 阿毛毛



BRANDOR:那为了追求现在的这些稚拙的笔触,你都做过什么尝试?


阿毛毛:一开始我会模仿小孩的画画方式,但后来慢慢发现他们的绘画方式其实是因为不熟练,用不熟练的方法也要努力的画画,我很喜欢这样的小朋友。所以后来我也经常用自己很生疏的方式去创作,比如用左手画,闭着眼睛画,随意剪纸再做拼接等。这样画出来的形状会比我直接用熟练的右手画出来的形状更有意思,过程也很好玩,对我来说创作作品要好玩也是非常重要的。


《调味瓶和小鸟马》 by 阿毛毛


《两粒枸杞》 by 阿毛毛


《毛毛虫的周一至周七 A Caterpillars' Mon. to Sun.》,2018 by 阿毛毛


《毛毛虫的周一至周七 A Caterpillars' Mon. to Sun.》,2018 by 阿毛毛


《毛毛虫的周一至周七 A Caterpillars' Mon. to Sun.》,2018 by 阿毛毛


BRANDOR:一般来说很多人模仿小孩画画是为了想呈现他们那些纯真快乐的东西,但你画面里的小人儿好像大多时候都是比较沮丧的脸,是它们代替你去消解了那些负面情绪吗?


阿毛毛:哈哈是的...很小的时候画画对我来说就是舒缓情绪的朋友了,所以一直到现在负面情绪都是靠画画来排解,这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我的情绪比较反复,虽然内心是很矛盾和激烈的,但在和别人相处的时候还是会想成为搞笑或和善的角色,所以有时难免会压抑一些坏情绪。但我觉得这些负面的情绪或状态的存在是为了让开心的时候更开心,所以我并不太抗拒它们。同时我觉得负面情绪其实也是可以激发灵感的,它们也可以成为创作的力量,而且这些情绪常常在画着画着就忘了,然后就可以开始创作新的主题,所以我觉得这是很宝贵的状态,我还挺喜欢也挺珍惜自己不开心的时候的哈哈。


《The Punies / 微不足道的小东西》,2019 by 阿毛毛


《The Punies / 微不足道的小东西》,2019 by 阿毛毛


《Late-night party》 by 阿毛毛


《有朋友的回家的路》 by 阿毛毛


BRANDOR:这个很神奇哈哈,大多数人都在极力留存生活中的美好,你却反其道而行。不过更神奇的是,虽然画面里是丧的情绪,但是却让人感到莫名的舒服和满足。


阿毛毛:哈哈哈是有点...其实我高中的时候很认真的思考过人为什么一定要快乐这个问题,但怎么都没办法找到说服自己的答案。我觉得生活本就不全然是美好的,其实「悲观」也可以是很美的一件事。生活顺其自然就好吧,不用刻意的快乐,这样可能可以过得更松弛一点~当所有人都在告诉你「做人最重要是开心」的时候,我却没办法强迫自己开心,反而会很苦恼,会觉得自己有问题。


《sometimes》 by 阿毛毛


《The Punies / 微不足道的小东西》,2019 by 阿毛毛


《怪怪演奏》 by 阿毛毛


《进门前的家里正在发生的小事...》,2019 by 阿毛毛


BRANDOR:所以比起很多习惯性压抑的自己情绪的人,你是不是已经能够和很好的和「住在心里的小孩」和平相处?


阿毛毛:也不完全是,我有时候也搞不太懂自己的脑子,我有个很好的朋友小屁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栋居民楼,里面住着各种各样的人,我的居民楼里每天也是闹哄哄的,只不过画画的时候跟我最好的小孩会跑出来,她是我的镜子。


BRANDOR:那对比一直以来这些对个人情绪的描绘,你有在里面看到自己的一些什么变化吗?


阿毛毛:emm感觉和前年或再之前的画的内容有蛮大不同...以前的画更多是在描绘自己的情绪,画了很多很多不同的人但大多是迷惑或哭丧的表情....最近的画里单独的大脸变少了,更多是身边的事物和情节,慢慢脱离过去「自闭」的自己开始真正看看周围发生的事情,这个巨大的世界里疯狂又温暖,伟大也平凡的事情,还蛮好的。


《进门前的家里正在发生的小事...》,2019 by 阿毛毛


《进门前的家里正在发生的小事...》,2019 by 阿毛毛


《咖啡杯的一天》,2019 by 阿毛毛


《咖啡杯的一天》,2019 by 阿毛毛



 02 

  聊聊作品  


《蝴蝶也有矛盾的心情》by 阿毛毛


BRANDOR:聊聊你的作品吧,你最近比较喜欢自己的作品有哪些?


阿毛毛:emm这张吧


《灵感来临时》 by 阿毛毛


画这张画的时候我觉得有点找到自己了画的很开心,或者说是更接近内心的渴望?因为比起和蔼可亲的,我更向往那种狂放不羁的人,会幻想自己是摇滚乐队满头大汗的鼓手(从没跟人说过),画画的时候会听很大声的摇滚或交响乐,用笔把纸划破,所以我几乎所有的画笔都是断成很多截的,所以我没有什么太贵的画材哈哈哈...同时我也觉得世界也是像这些散乱的颜色和笔触一样琐碎的,一切都在变化着又保持相对的稳定缓慢循环。


还有之前做这个小人的时候


小“橱窗”装置《The Little Kid》 by 阿毛毛


在确定材料时最后选择了破布,形状也是不完整的,当时的笔记里写的是:一个用混乱的元素堆砌起来的人,保持松散的身体结构吱吱呀呀的行走,跌跌撞撞,唧唧歪歪,又哭又笑,但不会散架的,我很向往这样的人。


小“橱窗”装置《The Little Kid》 by 阿毛毛


还有我有很多画里会出现的数字,其实是一个奇怪的习惯,一到压力大的时候脑子里就会开始数数或者念abcd字母表,我还查过这个症状好像很多人都有。不过这张画其实是一个钟,24个数字表示24小时。


《紧张的24小时》 by 阿毛毛


BRANDOR:《双人圆舞曲》的画风好像跟你大部分作品不太一样,色调比较明亮柔和,是描绘一些趣味性的东西吗?


阿毛毛:哈哈这画的其实是我和先生的婚后生活哈哈,所以画的就比较轻松。内容大致是两个人相遇后经历了开心和争吵最后又和好的小故事。那张傲娇递牙刷的画就是和好的方式,我觉得这种两人相处的细节还蛮有趣的。


《双人圆舞曲》,2019 by 阿毛毛


《双人圆舞曲》,2019 by 阿毛毛


BRANDOR:那关于《几天》呢?你好像为了模仿小票的质感花了不少工夫?


阿毛毛:emm那本zine的内页本身是在小票上画的,画的内容和小票上买的东西是有联系的,比如4月28日买了一堆垃圾食品,背面的小人头上写的是「我需要一些不健康的食物振奋精神」。最后批量印刷后,为了模仿在口袋里皱巴巴的小票的质感,我把每张小票都手工揉皱了几下,最后夹在一起破破烂烂的就是我想要的效果,emm但这个产品好像不太好卖,可能看起来有点脏吧哈哈哈...


小票书《几天》zine ,2018 by 阿毛毛


小票书《几天》zine ,2018 by 阿毛毛


BRANDOR:除了画插画,你好像还有在从事拼贴艺术的教育工作,拼贴创作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你都是怎么引导大家去玩的?


阿毛毛:是在准备研究生的毕业设计时开始接触拼贴的,最初是对日本的Indigo拼布很感兴趣,所以我做了不同的材料试验来模仿这种拼布的感觉,最后拼贴的效果最好,又会经常出现意想不到的效果,我觉得很有趣,所以就开始专注拼贴创作了。


日本Indigo Boro拼布


当时尝试的各种不同拼贴方式 by 阿毛毛


当时尝试的各种不同拼贴方式 by 阿毛毛


至于引导,相对来说我更喜欢和大家面对面上课,因为这样可以所有人一起做一些好玩的事,这种过程自己在家是没办法做到的。所以我会用一个互动游戏开始课程,比如共同创作材料后互相分享进行创作,或者用接龙的方式共同完成作品,在这个过程中大家会讨论,灵感也会更多思路更活跃。


拼贴系列《A Forest of Secrets 秘密森林》 by 阿毛毛


拼贴系列《A Forest of Secrets 秘密森林》 by 阿毛毛


BRANDOR:这些拼贴的素材都从哪里翻找的?为了搜集这些材料,有做过什么疯狂的事吗?


阿毛毛:哈哈本来我就有点恋物癖什么都舍不得扔,开始做拼贴以后我就更加看到什么都是宝了,我们家的包装废料丢弃前一定要经过我审阅才可以,大多数情况垃圾是扔不出去的哈哈哈。很开心的是上过我的拼贴课的学生们都染上了这个习惯,我们还有一个群叫「宇宙废品回收站」哈哈哈,大家常常会分享自己搜集的或别人的垃(宝)圾(贝)。


搜集的糖纸 by 阿毛毛


BRANDOR:那用过最奇怪的材料是?最近一次在材料试验上获得的惊喜?


阿毛毛:是做最近的拼贴展的时候,用了很多之前想用的平价生活用品~终于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两元店买买买真的很不错!这个圆形的网状物是蒸包子垫在下面的布,我个人很中意。


橱窗装置《大孩子 The Big Kid》 by 阿毛毛


还有这个鞋垫,也是让我很惊喜的材料哈哈哈。


橱窗装置《大孩子 The Big Kid》 by 阿毛毛


BRANDOR:从纸上创作,到综合材料的试验,二维到三维的创作带给你什么不同的感受?


阿毛毛:emm最大的不同是体力的消耗哈哈哈,做橱窗的大装置时因为要看效果,得站在桌子上往下看,所以老是跳上跳下,一天下来还是蛮酸爽的哈哈。但我还是蛮喜欢这种尺寸大的创作的,可以铺天盖地的乱搞一通,然后再细心修改每个部分,把不需要的元素抛弃,跟小尺寸平面的拼贴比起来要做的决定会更多,而且还要考虑在空间里的效果,虽然累但也更能锻炼自己。


橱窗装置《大孩子 The Big Kid》 by 阿毛毛


橱窗装置《大孩子 The Big Kid》 by 阿毛毛


BRANDOR:你觉得做这些拼贴和堆叠的意义是?


阿毛毛:其实可以把拼贴用的不同的材料看成是调料和食材,拼贴堆叠和给喜欢的人做菜一样最终目的都是为了传达想说的话,传达自己所想的内容才是最关键的。根据不同的主题可以选择不同的材料,比如自然主题可以选择植物蔬菜做材料,表达记忆可以选择旧书信和老布料,环保主题可以用一些塑料袋包装纸,每种材料都会带着一定的社会属性和普遍认知,通过材料的组合表达出自己想要说的内容和氛围是才是更重要的。


BRANDOR:对你影响最深的艺术家是?


阿毛毛:杜布菲吧,其实他对我的影响更多是创作的状态~之前在美术馆看到他的作品觉得非常震撼,颜料堆得比字典还厚,一笔一画都是深深的沟壑,看得我都想挖洞钻进去。看他的作品会联想到野生的泥土,就是野生的感觉我觉得很棒,我遇到创作瓶颈时看他的作品会很受鼓舞。


法国艺术家Jean Dubuffet 作品


法国艺术家Jean Dubuffet 作品




 03 

  关于生活  

《小小人》 ,2019 by 阿毛毛


BRANDOR:最常待的地方是?喜欢在哪里创作?


阿毛毛:最常在的地方就是工作室了,不过最喜欢的创作地点应该是在「别的地方」,比如咖啡厅啊、地铁站啊、公车上什么的,就是比较悠闲的状态下会去的地方,反正不是专门为了画画去画画的地方就挺好的。


工作室的阿毛毛 by 阿毛毛


工作室 by 阿毛毛


BRANDOR:如果可以,想把工作室改成什么样?


阿毛毛:改成毛胚房吧哈哈哈,然后有很多大窗户!我觉得最棒的工作室是宽敞,又不怕弄脏的空间,把颜料弄得到处都是也没关系,这样还可以约朋友来一起挥洒汗水和颜料,还可以坐在地上喝啤酒或奶茶。


BRANDOR:买过最稀奇古怪的东西?


阿毛毛:在台湾买的水果糖吧哈哈哈


台湾买的水果糖 by 阿毛毛


台湾买的水果糖 by 阿毛毛


BRANDOR:最近生活中有趣的发现?


阿毛毛:前段时间经过的一个很老的电影院,听说70年代是她最兴旺的时候,现在大厅已经变成放凳子桌子的地方了,横梁上还能看到浅浅的「观众们好!」,但电影院也已经摇摇欲坠变危房了,无人修缮,居民们等着政府拆房拿些补助,等了几年还没批下来,附近的楼房已经陆续坍塌,人们走得七七八八了,但偶尔还是有旧居民走过来,坐在影院门前石墩上,看着路面扬起的灰尘,说「当年这里也是一条古色古香的街呢...」


老老的人民电影院 by 阿毛毛


浅浅的「观众们好!」 by 阿毛毛


老老的人民电影院 by 阿毛毛


BRANDOR:还做过什么有趣的事吗?


阿毛毛:人生第一次认真的cos献给了自己画的蜗牛...


《蜗牛》by 阿毛毛


cos蜗牛 by 阿毛毛


BRANDOR:有过最浪漫的想法是?


阿毛毛:哈哈大概是准备婚礼那段时间的想法吧,结婚真的是个太麻烦的事,每天自己的想法都在被分解,什么仪式什么装饰,穿什么戴什么,总是有别人的声音飞进来,但我最初的想法只是想穿睡衣和爱的人在山坡上做个约定而已。 


在每个信封里都放了一张和邀请的宾客曾经的合照,喜帖背面是写了自己想对这个宾客说的话。


给自己婚礼做的小周边 by 阿毛毛


给自己婚礼做的小周边 by 阿毛毛


BRANDOR:给大人们和「住在心里的小孩」和平相处的建议?


阿毛毛:找一些让自己先平静下来的方法吧,比如我自己是画画,也有朋友是通过阅读或做菜~平静后要去找让自己产生这种状态的原因(虽然原因会有很多种),但是肯定有一个最让自己困扰或最想逃避的问题,然后去想办法解决它。但对于那些实在没来由的负面情绪,就让它存在一会吧,忧郁的人也蛮迷人的哈哈哈哈,我反正蛮喜欢负面情绪的,对创作的人来说是宝藏。



......


或许偶尔把心里的小孩放出来透透气,我们会发现其实ta也并没有那么的可怕,就当做做脱敏练习嘛。


在面对生活琐碎,你曾经都有过哪些小孩情绪呢?不妨在底下留言,让阿毛老师来把把脉噢。





interview & words_catfi

LifeStyle & Design

欢迎回来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LifeStyle & Design

注册 已经是会员?立即登录

+ 86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