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 Gift

Interview丨今天,我们和你爱的Inkee Wang聊了聊......

Interview with Inkee Wang

  • 日期: 2019-07-11
  • 编辑: catfi
  • 今天,我们和你爱的Inkee Wang聊了聊......

    Illustrator:Inkee Wang

    Interview : Catfi

    Words : Catfi


    那些你看过的没看过的作品都在这里了!


说来惭愧,编辑c第一次接触到Inkee的作品还是在前不久出版的「Design 360°」杂志插画特辑上,在这本以「插画与媒介」为题的特辑里,收录了太多来自世界各地的先锋插画作品,每位受访的插画家都极具个性,但这其中让我印象最为深刻的,非Inkee Wang莫属。


在Inkee的作品里,并没有那些所谓的「第一眼可爱」或是「正统的美丽」,画面中长手长脚的人物与大胆的色彩形成了一种强烈的突兀感(甚至好几次我盯着这些粗壮的四肢和夸张的手指都很想在脑里给他们掰一掰),但也正是这些机械僵硬的线条与夸张的人物形象,让Inkee的作品充满了奇妙幽默的戏剧性(同时好像也充满了洗脑的魔性?当你以为这些令人不解的突兀感会在你翻过下一页的时候就被忘记时,其实它们早已牢牢扎根在你的脑海里了。


于是在接下来的好长一段时间里,Inkee的画面总是时不时的就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脑海。架不住这些大脑的弹幕和好奇熏心,终于在经过各种努力下,编辑c成功的找到了她......


by Inkee Wang


本科以一等成绩毕业于英国中央圣马丁平面设计专业的Inkee王颖琦,后在2014年毕业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动画系。现在的Inkee是一位独立插画、动画师,生活和工作在上海。


Inkee擅长以色彩明快、造型奇特的视觉风格,挖掘和描述藏在事物背后的故事。她曾与多家媒体及客户合作,其中包括「纽约时报」、V&A博物馆、苹果、泰特博物馆、「彭博商业周刊」、宜家IKEA创新实验室SPACE10、中国版画博物馆、IDEO、VICE等等。在商业工作之外,Inkee也活跃于独立艺术领域,2014年她的独立动画「Squids are Part Alien」入围伦敦国际动画节、德国斯图加特国际动画节等多个国际动画节......


经历这么多的国际商业合作,Inkee都会有些什么样的心得呢?对于插画师来说,寻找出一个「个人标志」是不是非常重要?除了那些已经分享过多次的商业作品,Inkee还有哪些比较少对外谈过的私货呢?




今天是

Inkee Wang 的

BRANDOR


by Inkee Wang



 01 

    保持克制,也向往放飞自我    


Squids Are Part Alien by Inkee Wang


BRANDOR:Hello Inkee!先来跟大家打个招呼吧!


Inkee:大家好。(正经


BRANDOR:其实你到底是正经人还是不正经人,是灵魂幽默,但表面维持不苟言笑那种么?


Inkee:不是~我表面也是非常随和的,毕竟天平座哈哈。但要到非常熟才会开始不正经,我比较慢热,喜欢拥有幽默感的朋友。


BRANDOR:回到插画,你的插画是想通过放大一些人物行为去表现现实世界的荒诞幽默吗?他们的长手长脚和夸张的手指,真的很洗脑。


Inkee:嗯,我自己画故事类的项目的时候,一般内核都不是真正明快开心的,不过在视觉上会是比较鲜艳可爱的样子。至于长手长脚,是因为觉得画到某个时候也可以开始固定一下自己的风格了,然后就把一些特征类的细节做得更加统一一点。


Summer Cool by Inkee Wang


BRANDOR:这个确实已经成为你的标志了,其实对于插画师来说,寻找出一个「个人标志」是不是非常重要?


Inkee:我觉得「个人标志」是一个容易被记住的捷径吧,对于希望多做商业活的插画师来说很重要,「个人标志」可以帮助插画师取得一定的主动权。


但如果只是自身练习或实验的话,我觉得「个人标志」就会在一定程度限制你,因为这些「标志」就是自己给自己定的一些规则,如果要更好的去探索和实验,最好就不要有这些规则。我很欣赏的一些朋友是没有太明显的风格但每个项目都会因为内核而出彩的。


Empty Trash(草稿)by Inkee Wang


Empty Trash by Inkee Wang


BRANDOR:所以可以理解为大家的「标志根据点」不一样吧?那你将来会想尝试改变这个「标志组合」吗?


Inkee:我觉得就商业插画来说,我们如果把「个人标志」理解为「个人风格」,那么它是很重要的。因为在做商业作品的时候,插画师需要面对的是除了自己以外的很多其他人,而其他人是需要一些视觉符号去获得一些感受的。


但如果我们讨论其他领域,比如说个人创作,就是偏艺术类的那些不需要面对其他人的创作的时候,我觉得就可以不用那么在意「个人标志」。比如说如果我今天想画一个很实验、很抽象的人物画,我可能就不会画我平时的那种手指或脸。然后我觉得风格这个东西吧,如果过了很长时间都还是画这个风格,那或许也不需要去打破?可以用这个风格去表达更多不同的东西。


Xmastree by Inkee Wang


BRANDOR:你跟不少行业领域的客户都合作过,你觉得你的作品能够吸引他们的点是?他们各自都会有些什么样的特点呢?比如说时尚行业、周刊杂志、博物馆?


Inkee:我的感觉是,一个成熟的品牌,他们或许在不同阶段会需要用到不同的风格,然后他们本身也会很清楚的知道他们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图来配合。我的画应该就是符合他们某个阶段的需求,所以他们就找到我了。


时尚行业我有合作过3-4个服装品牌,有独立的也有受众很广的,它们也是符合我上面所说的这些原则。比如我之前合作过一个独立女装品牌叫「minki」,他们的新一季服装想要一个可爱的女生形象作为女主角,然后他们看到了我的画,觉得我来画这个女孩应该会有趣,于是就找到我了。


Minki Girl by Inkee Wang








Minki Girl by Inkee Wang


跟文化媒体类的甲方合作算很舒服,他们给的自由度都很高,合作时间也基本在1周1图左右。基本上最大的风险是在第一稿的头脑风暴,当最开始的idea通过了,后面一般都会很顺畅。


Illo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y Inkee Wang


Illos for The New York Times by Inkee Wang


Illos for Bloomberg by Inkee Wang


Illos for Bloomberg by Inkee Wang


Fashion Illos for Iweekly by Inkee Wang


Fashion Illos for Iweekly by Inkee Wang


BRANDOR:目前印象最深的合作经历是?还有遇到过什么趣事吗?


Inkee:两年前和英国V&A Museum合作画他们中国主题的周五之夜「friday late」小册子,他们列出了几个当代中国的关键词来视觉化,从草稿到完稿对方的建议一直是「我们觉得可以更乱一点」。最后完稿在某种程度来说还是挺混乱的,但很有趣!这个风格让之后的合作方SPACE10(宜家在哥本哈根的创新实验室)找到我,说他们也想要跟这个感觉一样的几张画。


Illos for V&A by Inkee Wang


Illos for V&A by Inkee Wang


Illos for SPACE10 by Inkee Wang


Illos for SPACE10 by Inkee Wang


BRANDOR:你觉得这些合作经历对于你个人作品的影响大吗?是什么样的影响呢?在商业合作之余,留了多少时间给自己的「不赚钱创作」?


Inkee:是有影响的,它不是那种一下子一个冲击波的影响,但是会慢慢让思维变得比较「服从」,我觉得挺需要警惕的。可能规定自己参加一些书展或者一些偏艺术的活动会抵消一些商业化的影响吧,我每次看完书展都会觉得需要反省一下,怕自己变油腻。然后我的商业活不算很密集,没接到活的时候就有时间画自己的东西。


COMME des GARÇONS买不起但画一下 by Inkee Wang


by Inkee Wang


BRANDOR:所以会通过这些「不赚钱创作」去寻找「忠于自己」的平衡吗?


Inkee:哈哈其实也没有到「忠于自己」那么严重,只是不赚钱的创作可以更好玩一点吧,更丑一点,更乱一点,更自由一点。我还没有极度放飞自我的作品,我觉得现在做的还远远不够「放飞」。比如我的一些无厘头的小动图或者一些无聊的漫画,我觉得它们可以更「无聊」,更「乱七八糟」,但现在还没有飞起来。我很喜欢的一个动画师,他也是之前高我几届的学长叫Peter Millard,每次看他的作品都觉得真是太棒了。


MERRY CHRISTMAS by Inkee Wang


by Inkee Wang


by Inkee Wang


寂寞下午茶 by Inkee Wang


拔草 by Inkee Wang


我在减肥 by Inkee Wang


不如跳舞 by Inkee Wang

Inky Animal Project by Inkee Wang


Inky Animal Project by Inkee Wang


Inky Animal Project by Inkee Wang


by Inkee Wang


二零一五 by Inkee Wang


BRANDOR:比起画「克制」的商业作品,创作自己的东西的时候会比较开心吗?


Inkee:emm我反正现在好多画感觉都是用理智在画,在AI里面慢慢磨细节的那种,都挺克制的。但是像Peter的那些,还有很多别人比较感性的作品,我觉得他们画的时候应该会很爽吧。


这可能和本人个性也有关,比如Chris Ware的作品就非常克制,他的故事内容也常常是荒诞的,但是画法真的就是强迫症那种,可能极度克制之后也会有一种「爽」吧。


「The New Yorker」cover by Chris Ware


「The New Yorker」cover by Chris Ware


BRANDOR:目前的风格形成前,还画过一些什么样的作品?


Inkee:我画画的时间也算蛮长的,小时侯也画过日系风格,当时的人生偶像是松本大洋和门小雷。


这是2008年的,11年前妈鸭


by Inkee Wang


就跟现在差很远,还有2006年的


by Inkee Wang


以前是很喜欢美型的、偏主流的漫画,后来变成喜欢独立漫画品味逐渐奇怪。


BRANDOR:你受哪些艺术家 / 书籍的影响比较大?


Inkee:非常多,从很年少时候到现在的过程大概是: 日漫—门小雷(冬日漫画社)早期的画—「cult青年的选择」—很多很多独立漫画人(欧美)。


香港漫画家 门小雷 作品


「cult青年的选择」


Nobrow Press 刊物



 02 

    聊聊作品    


「Special K」by Inkee Wang


BRANDOR:来聊聊那些你比较少对外谈过的作品吧!


Inkee:emm我说说「Special K」吧。18年的时候格物天下的orion问我要不要画一本「mini kuš」,「mini kuš」是拉脱维亚独立漫画出版社kuš的一个系列小本子漫画项目,因为我本身就是kuš的粉丝,也买过很多他们出版的漫画,所以当然答应「要」啊!然后当时我还是一个重度吃鸡玩家,非常沉迷于这款游戏,我从一个从来不玩游戏、特别菜的人到现在终于有了一点游戏体验,整个过程对我来说是非常奇妙的。


也因为这是个联机游戏,所以我在里面会经常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我本身是经常宅在家接活的,但从这个游戏中我看到了更多比我更加活在网络世界里的人,于是我就想到画一个以这个游戏作为背景的漫画故事。


「Special K」p-01 by Inkee Wang


「Special K」p-02 by Inkee Wang


「Special K」叙述的是一个游戏大神在游戏里面开挂的故事,整个故事过程里包括了很多玩家从一开始对大神进行盲从,到后来发现真相于是幻想破灭,从而影响到很多玩家因为失望而卸载游戏,以至最后这样一个战争游戏竟是因此而变得和平。


这是我第一次画比较长篇幅的故事,还有很多不成熟、待改进的地方,但同时它的篇幅也改善了我之前一直有的一些虎头蛇尾的问题。画这个故事的时候我很快就完成了草稿然后发给了他们,结果等了两三个月都没有消息,当时我以为我故事太烂凉掉了,一度还很伤心。


「Special K」p-13 by Inkee Wang


「Special K」P-14 by Inkee Wang


然后突然有一天他们orion问我「故事画完了吗,要准备出版了哦!」,我说草稿不是都没通过么......?结果他说他们都很喜欢,没问题......于是我相当于白白浪费了两三个月时间,最后这个作品是在两周左右的时间内画完的......现在想想也是自己玻璃心,应该主动去询问的,所以这个漫画其实完成的略仓促。


「Special K」P-21 by Inkee Wang


「Special K」P-22 by Inkee Wang


以下这个漫画则是给VICE画的,是从一首歌出发创作的4p,那首歌是「map of your head」。


「map of your head」by Inkee Wang


「map of your head」by Inkee Wang


BRANDOR:那关于「Friendship (Not) Forever」呢?


Inkee:「Friendship (Not) Forever」是因为我有段时间比较闲,就在家捏了很多小人。


「Friendship (Not) Forever」by Inkee Wang


然后觉得不如画一下它们吧,就画了这样一张全家福。


「Friendship (Not) Forever」全家福 by Inkee Wang


「Friendship (Not) Forever」by Inkee Wang


画了全家福之后又觉得,不如给他们画点故事吧,然后就画了几篇关于消极的友情的故事......


后来参加书展发现捏的小人戒指都卖没了,把故事集合做成的zine也颇受欢迎,这我也有点意外。因为我自己感觉很多书展会来买我的其他作品的书的人都是之前多少在网上就认识或者知道我的,直接看一眼就喜欢的情况很少,但这本zine出现了多次这个情况。所以我打算继续出vol2.,增加一些新故事。


「Friendship (Not) Forever」by Inkee Wang



「Friendship (Not) Forever」by Inkee Wang


BRANDOR:最近还比较喜欢自己的哪件作品?


Inkee:这张图我还挺喜欢的,很冷门,画了一些夜行动物,我觉得这个蜘蛛画得很可爱


夜行动物 by Inkee Wang


夜行动物 by Inkee Wang


BRANDOR:还可以看看你私藏没发布过的作品吗?


Inkee:最近画的杨枝甘露


by Inkee Wang


BRANDOR:如果可以,最想跟_______合作?


Inkee:跟David OReilly合作吧,他是个天才动画导演,也做游戏,全能!(虽然完全没有跟我合作的必要哈哈哈哈),就是觉得要是能近身看他做完一个项目应该可以学到很多!


David OReilly 作品


David OReilly 作品



 03 

    关于生活的快问快答    

(其实是快要出门了)


by Inkee Wang


BRANDOR:收集灵感的方式?


Inkee:网上冲浪,以及生活中的各种吧,目前是活在网络的时间更多。


BRANDOR:画插画之余最喜欢做的事?


Inkee:玩游戏。


BRANDOR:最近爱听的歌?


Inkee:最近在网易云被推荐一个id叫「角理布朗」的人发布的歌单,有很多歌都挺不错的。


by Inkee Wang


BRANDOR:喜欢在哪创作?


Inkee:家里!


BRANDOR:最想要做的事?


Inkee:做更多的作品吧~


BRANDOR:分享一下你的生活哲学?


Inkee:生活里面对自己喜欢的人和事,要更勇敢!


by Inkee Wang





interview & words_catfi

LifeStyle & Design

欢迎回来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LifeStyle & Design

注册 已经是会员?立即登录

+ 86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