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 Gift

interview丨如果像一个诗人一样思考生活和艺术...

Interview with haosure

  • 日期: 2019-08-15
  • 编辑: catfi
  • 如果像一个诗人一样思考生活和艺术...

    Illustrator:haosure

    Interview : Catfi

    Words : Catfi



01.


我的喉咙是一条莫比乌斯环

说出「爱你」之后

这两个字

便开始在体内无限循环


声音何时停息?

我静候着

割喉之日






02.


偷走的花

怕被人看到

紧紧捏在手里

哎呀

不小心捏死的花

怕被人看到

悄悄丢在角落 





03.


身体是房屋,心是炉火。

严冬时我点起火,于是你前来取暖。

后来你推开房门走向夏天,

我还在这里。因为夏天会结束,

而炉火常燃。



......



热烈、温柔、自我拥抱、缠绵悱恻…...看到haosure的诗,让人不禁就想到了聂鲁达。回想起大学时因课题而和聂鲁达诗集短暂相处的数十个日夜,那些热烈得足以溢出纸面的浪漫,所构建的图景是如此鲜明,让人至今也能够从无数文字中一眼认出。不得不说,其实我们骨子里都是爱经得起时代洗礼的价值艺术的,哪怕我们并不经常与它们共对。


如果说只短短一瞥的感受已如此深刻,那么当写诗已成为生活中的习惯,并能与之相辅相成创造作品时,会产生多少神奇的力量呢? 


今天,我们就从文学入手,看看如果像一个诗人一样思考生活和艺术,会产生什么样的惊喜。




今天是

haosure 的

BRANDOR


by haosure



BRANDOR:来打个招呼吧!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haosure:哈喽大家好我是haosure,是一个画画写故事的人~本科时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目前在法国莱茵艺术学院学习插画漫画。


「微暗的火」by haosure


「假山」by haosure


「蝴蝶男孩」by haosure


「树精」by haosure


BRANDOR:你在央美时也是学习插画专业的吗?当时你的作品是怎样的?


haosure:在央美时学习的是家居产品设计,学院其中有一个方向是艺术方向,因为当时一心想做艺术家(笑),所以就选择了这个方向。那时主要是做一些小型雕塑和装置作品,也一直在画画。总体来说多年后发现自己不管是做东西还是画故事,都是先有一个概念,然后徐徐前进,都是一个套路的。



「早餐」是大学时候做的一个作品,想表达一种清晨的未醒状态,一切物品都是错位的。


「早餐」by haosure


2013年作品「早餐」参加展览 「个体历程」于天津Art BTTI展出 


BRANDOR:本科时学习的是家居产品设计,后来为什么又萌生了去法国学习插画的念头?


haosure:大学时开始准备出国,其实就是想去完全不同的地方看看这个世界,它们的文化艺术到底有多不一样。但最后选择了法国是因为便宜(笑),或许也有那时候特别喜欢法国电影的原因吧。


而画画和写字大概是一件我日常生活里从没有中断过的事,它们对于我来说只是一种习惯,也真没想过要将它当成专业去学习,我那时不知道法国插画是欧洲最好的,面试的学校也都是艺术方向。不过后来学了很多其他的东西,也经历了一番波折才转专业成功的哈哈。


「假山」by haosure


「假山」by haosure


BRANDOR:会不会也因为法国的某些特质和你有所契合?从你的作品和短诗看来,你似乎是个很浪漫的人?


haosure:是浪漫的人,还是浪的人,我也说不清。其实我所认识的法国人都挺脏乱差的,但正好我也是这么个人,所以觉得挺舒服。虽然他们平时看起来跟「高贵优雅法兰西」这一称号毫无关联,但他们的生活态度确实有趣,即使生活不易困难重重,还是能安静坐在路边喝一杯小咖啡。


「洞」by haosure


「洞」by haosure


BRANDOR:比如有没有什么相关的趣事?


haosure:哈哈!比如我们工作室里有很多茶杯,大家会用它喝水,也用它涮笔,削铅笔,弹烟灰。可能有些放很久已经发霉了,但谁也不在乎脏不脏,洗洗涮涮还是继续拿它们喝水。


还有一次大家在教室里画画,极其安静。突然天阴沉了下来,窗外的一棵大树瞬间落满了黑色的小鸟,大声叫个不停,所有的人都趴在窗前看那些鸟。这时突然闯进来一个同学大喊,快点看那些鸟!结果发现原来所有人早就聚在一起看鸟了。我特别喜欢那个下午,感觉一边画画一边看鸟的大家都傻傻的。


by haosure


by haosure


BRANDOR:你觉得这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态度?这样的氛围是否改变了一些你(相对以往)的创作想法/思维?


haosure:这种生活态度可能就是没那么多条条框框,而且氛围赞成的是百花齐放。画的技术多差也没关系,重要的是有故事想说,有强烈的表达欲,然后尽全力表现出来,我相信这么一股真诚劲儿再怎么也不会差。


另外我觉得到了法国没有改变思维,反而是让我一贯的喜好和生活方式得到发扬了(可能因为从小妈妈也是用类似这种放飞自我的方式辛勤养育着我吧,哈。


by haosure


by haosure


BRANDOR:你觉得法国的插画艺术氛围和国内有什么样的异同?


haosure:感觉法国插画艺术的多样性相对国内比较强,接纳度也高一些吧,限制少很多。主要是法国有着非常多小型优秀的出版社带着信念在做书(比如工作室就三个人,两个人负责出版,一个人负责财务这样,特别佩服。但国内目前有一个蓬勃的发展趋势,有各种书展,比如abC、野餐等等,让人有更多机会展示自己的作品!还有很多的独立出版社,就是没有官方认证的那种,比如我就是哈哈。觉得插画艺术对中国来说还很新,不像欧洲都已经发展成熟了,他们会缺少一些活力。


BRANDOR:所以目前你的工作室都做了哪些作品?


haosure:「蝴蝶男孩」的故事算是工作室的第一本作品吧。是用riso孔版印刷制作的整本书,目前还在印刷中,另外还做了一些riso的海报。


「蝴蝶男孩」 by haosure


「蝴蝶男孩」 by haosure


目前工作室有我们三个人(插画师Dave,我们班一个瑞士女孩,还有我)做的一些书和周边,然后我们会参加一下书展这样,一点也不正经。


BRANDOR:(可以看看你们工作室三人的照片吗?)


haosure:不正经到都没有想过合照这件事!


暂停服务工作室 by haosure


BRANDOR:你写诗的习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些灵感想法是每天都会从脑海涌出吗?


haosure:写诗大概是从初中就开始,那时候天天写个不停,现在想想都觉得特可笑。我高中时候特别喜欢聂鲁达!虽然现在写的也没多正经,但就是止不住的想写。无论是何时何地,那种感觉自己就突然迸发了,真的如你所说的,是一种温柔又热烈的感受。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说实话我也搞不太清原因。


BRANDOR:那通常你的插画创作是由诗而发的吗?


haosure:想了想,好像没有什么刻意的联系。画是画,诗是诗,偶尔他俩之间会有个联系,但好像也不是我能控制的,觉得挺好玩。不过如果哪天我能做到画中有诗诗中有画,那就跪谢老天了。


「微暗的火」 by haosure


「微暗的火」 by haosure


BRANDOR:或许也是因为写诗的习惯?你的插画好像常常是一种自我对话,或者是对生活的审视?


haosure:也许我是个话痨吧。可能是有太多话想说,然而找不到人的时候就只好跟自己说?于是就萌生了许多自我对话。好多时候我的灵感也是在和朋友疯狂聊天中迸发的,在此也感谢身边那些不嫌我唠叨的朋友哈哈。


我喜欢创作和生活相关、但是又能出离生活的内容。比如像「昼寝」这本小诗集,「昼寝」是短暂的白日睡眠,它包含着夜间不常做的梦,是另一种生活中的琐事。我总觉得目前的生活也只是庞大迷宫里的一个角落、骰子的一面一样,蝴蝶微微振翅,一场梦终了。或许我们醒来时所面对的,也只是片面的现实吧。


「昼寝」 by haosure


「昼寝」 by haosure



如果短暂才是生命的意义

我只想活生生抓住它

就像透过果肉抓住果核

就像穿过宇宙抓住黑洞

用尽全力

可你知道

这力量又是如此之轻

如同捏起一片白云

如同捧着一束月光

又如同拉着一只

决心离去的手


「力量」 by haosure




不能离得太近

树和树之间

也永远有些距离

云贴在一起造成雷电

火焰相连燃烧了整座城

气泡交合便会破碎

我在河对岸

与你遥遥相望

没有船

也不造桥



「距离」 by haosure


「昼寝」封面原画 by haosure


另外还有一个正在画的长篇蝴蝶故事。第一本「蝴蝶男孩」是一个长出翅膀的男孩的故事,而这一本则是女孩和男孩在一起玩耍,女孩变成了蝴蝶,又帮助男孩变成了蝴蝶的故事。两人一起飞去了一个与现实相反的世界,一切物品和生命也都完全逆反,整个故事讲述了两人始终不停的探寻,为了一个理想之地。


正在画的长篇蝴蝶故事 by haosure


正在画的长篇蝴蝶故事 by haosure


BRANDOR: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痴迷于蝴蝶这个元素的?


haosure:我仔细想了一下,最开始痴迷蝴蝶是在阿姆斯特丹的蝴蝶温室,是一个温暖的植物温室。当时有很多特别美的蝴蝶飞来飞去,「眼花缭乱」这个词可能就属于这一刻。觉得轻轻触碰它们翅膀的边缘,像睫毛。它们落在我身上,又像一个吻。它们轻轻的点在身上,却重重的记在了心里。后来就创作了很多和蝴蝶有关的东西。


正在画的长篇蝴蝶故事 by haosure


BRANDOR:你画中蝴蝶代表的意象是?


haosure:它们在每个故事里对应的意象都不同。主要来说,它们是人也是时间,是不能说的秘密,哈哈。


BRANDOR:「100只蝴蝶」计划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haosure:是在今年夏初开始的。因为「100只蝴蝶」计划(cent papillons)中法语「cent」和「sans」的发音相同,「cent」译为百,而「sans」是空无,所有的蝴蝶在夏季结束后将消失无踪,所以我在法国发现了薄亚克力这种材料之后,开始制作了这些翅膀耳环,希望像是蝴蝶一半翅膀的耳朵,戴上这个耳环就可以飞起来了。


「100只蝴蝶」计划之鳞翅目耳环 by haosure


我很喜欢「鳞翅目」这个名字,因为鳞翅目同时包含了飞蛾。目前我只带着它们到过法国和中国,我希望戴走蝴蝶的人,能和它们飞去更多地方哈哈。


「100只蝴蝶」计划之鳞翅目耳环 by haosure


「100只蝴蝶」计划之鳞翅目耳环 by haosure


BRANDOR:那么除了蝴蝶以外,「树精」讲述的是一个什么样的故事?


haosure:「树精」的原型是我现实生活中存在的一个人,他是我在法国的旧邻居。他是个怪人,不爱说话,每一天都在修满院子的花,一呆就是好几个小时。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消失了,我就胡思乱想一番,写了一个关于他失踪的原因,最后画了这个故事。


「树精」by haosure


「树精」by haosure


BRANDOR:将来还想做一些什么样的创作?


haosure:只想能不被现实因素所影响,可以一直一直画想画的故事,写想写的文字。其实很多年了我都很想写一本小说,开始了很多次都没能写完,因为种种不成理由的原因,哈哈。可能这是个一直存在的心里难以熄灭的理想吧。


BRANDOR:所以你的理想是画画文学两开花?


haosure:两开花哈哈!!说来我确实特别喜欢对称的东西,可能在此得到解答了,蝴蝶也是一样,是对称的!


正在画的长篇蝴蝶故事 by haosure


BRANDOR:说说你的插画都受到哪些艺术家的影响?


haosure:说实话我看插画和漫画的东西真的很少很少,感觉文字类和多方面解读的那类作品对我影响比较大,不过如果一一列举就太多了,说说最近比较迷恋的吧:国内当代诗人最近比较迷海桑,国外诗人一直以来最喜欢的是特朗斯特罗姆。




我像一只铁锚在世界的底部拖滑 

留住的都不是我所要的 

疲惫的愤怒,灼热的退让 

刽子手抓起石头,上帝在沙上书写 


寂静的房间 

家具好像在月光下准备好猝然爆发 

穿过一座没有装备的森林 

我慢慢走入自己 


「尾曲 」by 托马斯 特朗斯特罗姆




世界巨大

我以渺小来爱它

时间悠长

我以短暂来爱它

我急切,滚烫

配得上慢慢活着

也配得上突然死亡


「世界巨大」by 海桑 


艺术家喜欢的也很多,最近一段时间比较迷蜘蛛,想到了路易斯布尔乔亚的巨型大蜘蛛。我觉得能够成为蜘蛛的女性都特别了不起,能事事都做的很好还能织网捕捉猎物,非常佩服。


路易斯布尔乔亚的巨型蜘蛛


BRANDOR:音乐呢?最近迷恋的音乐有哪些?


haosure:现在此刻正在单曲循环Small Sur的「Rockaway」。我一般都是迷哪首就使劲听,听个几千遍感觉要吐了就再换哈哈。


BRANDOR:对了听说你还有个「蝴蝶博物馆」?


haosure:对,我的书「chachacha」里面有一个收集蝴蝶的女孩自己创造了一间蝴蝶博物馆,与此同时还有蛇博物馆和怪石馆。然后我自己也收集了各种蝴蝶的相关物件,它们都是我在全世界各地乱跑从二手集市和二手店淘换来的。


「cha-cha-cha」by haosure


书中的蝴蝶博物馆 by haosure


维也纳收集的蝴蝶 by haosure


法国斯特拉斯堡收集的蝴蝶 by haosure


布达佩斯收集的蝴蝶 by haosure


意大利收集的蝴蝶 by haosure


BRANDOR:除了蝴蝶,还有些什么收集爱好吗?


haosure:还喜欢收集古董机械手表和各种二手物哈哈。


收集的古董机械手表 by haosure


收集的二手旧物 by haosure


对了我还特别喜欢探索每个城市的自然历史博物馆,因为这些博物馆都属于冷门景点,基本上没什么人去,室内又很阴暗,加上有动物尸体等等,所以气氛会特别诡异,非常刺激!


自然历史博物馆 by haosure


自然历史博物馆 by haosure


因为每一间博物馆里都是古老的标本,它们是城市的收藏,所以每次看到其实又蛮受感动的,也可能受其影响,我也开始了各种收藏。目前我坚持最久的是收集自己掉落的睫毛,我有一个非常小的透明药剂瓶,每掉一根就会许一个愿丢进去,已经收集了十四年,但也只有不到半瓶而已。


BRANDOR:最后愿望都实现了吗?


haosure:emm大部分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一些可以说是暂时实现了,于是就一直许同一个愿,希望暂时变成永远!哈哈哈哈。


BRANDOR:如果可以,希望掉落的睫毛能实现什么样的终极愿望?(或许睫毛掉得不够,头发也能凑数?


haosure:哈哈哈!我希望可以实现到处飞的生活,没有固定地点,没有环境要求,随时可以拿着笔画画写写,在飞机火车上,在小旅店里,在路边咖啡馆,或者在我的小破桌前面。其实现在也算是实现了(看来头发凑数有效!就看是不是有幸能一直这样下去啦。


混迹二手市场中 by haosure


BRANDOR:最后,分享你的生活哲学?


haosure:用一段以前写过的话吧:


每当打开一个折叠工整的垃圾袋时,

都会有点感动。

连一个垃圾袋都如此穿戴整齐,

为了迎接它的垃圾人生 。


所以每当沮丧的时候,看看垃圾袋,然后继续认真活着吧。





interview & words_catfi

LifeStyle & Design

欢迎回来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LifeStyle & Design

注册 已经是会员?立即登录

+ 86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