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 Gift

interview丨论一个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Interview with 荼又TOYOU

  • 日期: 2019-09-01
  • 编辑: catfi
  • 论一个插画师的自我修养…

    Illustrator:荼又TOYOU

    Interview : Catfi

    Words : Catfi


    进来学习!



我想大概就是...

会「收破烂儿」吧。


图案好看的塑料袋、做工精致的吊牌、肌理特别的包装纸、被人遗忘的旧杂志…这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都并不值钱的东西,往往就能成为让插画师们欲罢不能的心头好。毕竟作为恋物癖的高发群体,如果我们还没能好好欣赏它们的美就把它们扔进垃圾桶了,这简直太不能忍了。如果我们可以潜进插画师们的家,我想大概能翻出这些破烂儿的几率不会低于90%吧。


甚至,我们对于收破烂儿这事儿好像也都有着大致相似的记忆:小时候碰到合心意的破烂儿,一定会好好小心珍藏。然后在某个不被注意的下午,会有仪式感地将它们悉数整理平整,再小心封进宝贝盒里,藏在某个不被妈妈发现的角落。说起这个,就在去年搬家时,编辑c就从一个被遗忘的角落翻出了1997年时家楼下百货超市的塑料袋…


不得不说,收破烂儿似乎已经成为一个插画师的基本自我修养。虽然现在的我们一边奉行着断舍离的生活方式,但另一边也在疯狂搜罗着各种可用的垃圾。毕竟,Illustration本就不仅仅代表着纸上绘画创作,它还代表着各种更丰富的画面呈现方式。那么,在这样丰富的可能性中,插画师又能怎样让各种破烂儿焕发新生命,展现破烂儿的第二春呢?





今天是

荼又TOYOU 的

BRANDOR


by 荼又TOYOU


BRANDOR:来打个招呼吧!跟大家自我介绍一下?


荼又TOYOU:Hi,我是自由插画师、绘本作者荼又TOYOU。性别男,刚毕业于英国伦敦艺术学院插画专业,并获得了本科和硕士的一等荣誉学位。现在刚回国不到一年的时间,目前在做着自己的荼又插画工作室,工作室主要会做一些儿童出版物、商业插画和workshop等内容,另外我还有一个自发性的插画团体Wild Wind,会做一些独立出版物和艺术展览这样,我不排斥所有有趣好玩的事情和可能性,哈哈。


「收集星星」by 荼又


「睁眼睡觉的先生」by 荼又


「植树」by 荼又


「拍照pose」by 荼又


BRANDOR:「荼又」这个名字很特别,是有什么有趣的故事吗?


荼又TOYOU:「TOYOU」是因为我本名(韬宇)的关系,英国的老师总会把我的名字读成「to yo」,比较像英文的「to you」。我觉得这个听起来挺好玩的,有一种祝福的感觉,比如我们在说「生日快乐」、「新年快乐」的时候都会讲「TO YOU」。另外,我觉得「致于你」应该也是身为一个故事讲述者最想传达给自己收听者的感受吧。所以后来我就根据读音选了「荼又」这两个汉字,组成了我现在的笔名。「荼」就是白色的草,「又」则仅仅是因为字形简单。


比较有意思的是很多朋友看到「荼」字都会念成「茶」,所以也经常会有人叫我茶老师。刚开始我觉得这是个小困扰,但是后来时间长了我发现它变成了一个我和陌生人之间聊天的有趣开场白。我以前是一个很怕跟陌生人讲话的人,但现在因为这个开场白反而不害怕了,这也算是一种心理安慰吧?哈哈。


「亲爱的安德鲁」by 荼又


「梦中的蘑菇长手了」by 荼又


「Dream Museum」by 荼又


BRANDOR:说说你在英国求学的这段经历?是什么让你决定去到英国重头开始的?


荼又TOYOU:因为当时我在国内读的专业并不是我的兴趣。我从小就很喜欢写写画画,那时还不知道什么是「插画」,但就是会抱着几米的书每天看,他的书几乎每一本我都有买。后来就有一位老师建议我,「其实你可以选择插画专业去学习的」。当时也还有很多学校可以给我直接插班大二或者大三的offer,但我还是觉得既然已经找到了方向,那就不如重头开始系统地学习吧。其实当时做这个决定也挺困难的,但好在我的家人都很支持。



在英国时的风景 by 荼又


在英国时的街景 by 荼又


学校的教学楼 by 荼又


每天公园里各种喂鸽子和松鼠的人 by 荼又


在学校旁每天都会经过的教堂,离开伦敦前去里面看了一眼 by 荼又


BRANDOR:在英国的这几年对你有什么启发?


荼又TOYOU:我是一个有点小小自闭的人,我觉得做艺术创作的人或多或少都会有点吧,比较愿意待在自己的小世界里。我还记得最初在面试结束的时候我的老师和我说,你可以答应我「open your mind」吗?我当时点了点头。尽管后来我得到了offer顺利入学,但是这句话我到现在都依然记忆深刻。在英国的这几年我学会了观察生活、审视自己,用比较开放的心态去看待所有的人事物,我想这就是这段经历给我最大的改变吧。同时这也是影响我艺术创作的重要因素。


「在伦敦」by 荼又

「在伦敦」by 荼又


BRANDOR:你觉得目前已经做到「open your mind」了吗?


荼又TOYOU:可能还不算完全做到,但每天都有让自己进步一点。


BRANDOR:这或许也有在作品中体现出来?可以看看你以前还处于「自闭阶段」的作品吗?


荼又TOYOU:


by 荼又


by 荼又


其实这部分作品我现在都很少拿出来给别人看了哈哈。不过我想解释一下,「自闭」可能不是说不愿意去和别人交流,而是有点害怕去认识新的朋友。


BRANDOR:明白,是跟自己相处比较有安全感吧?或者说「没那么麻烦」。


荼又TOYOU:是的。


BRANDOR:那后来为什么又开始创作起拼贴作品了呢?


荼又TOYOU:研究生阶段的时候,我们是采取辅导制度的,平时授课并不多,我们是自己选择每一次辅导的老师。因为构图的问题一直算是我的一个困扰,我每次画完都觉得自己的构图太弱了,所以老师就建议我可以试试拼贴:先剪好元素,然后不要着急去贴,可以换来换去,就像一个游戏的过程,直到找到自己最满意的构图为止。


我刚开始并没有将拼贴用在我的正式作品里,而是坚持了一段时间去做我的拼贴日记,叫做「Life is a collage」。坚持下来以后,我发现不光是构图能力会有所提高,包括人物造型以及画面的趣味性都会得到提高。因为拼贴会有很多偶然性,可能画的时候没有想到的一些想法,在拼贴的时候就能突然闪过一些灵感,所以之后我就开始把拼贴用在了我的作品里。


「Life is a collage」拼贴日记系列 by 荼又


「Life is a collage」拼贴日记系列 by 荼又


BRANDOR:你一般都会从哪些地方搜罗这些素材?


荼又TOYOU:这个问题也有不少人问过,其实就是把生活中的一些包装纸、旧报纸、过期杂志等等都留下来保存好,我偶尔也会去淘一些旧书,但主要还有一大部分是需要自己去做肌理实验所得到的素材。我觉得收集这些素材是一个好玩的过程,有时我也会开玩笑和朋友说,我真的很喜欢「收破烂儿」。任何别人觉得没什么用的东西,可能哪天就能被我用到作品里。比如捡个枯枝、捡个瓶盖,它们都是制造肌理的好物。当然,我还是会把收集到的东西都分门别类规整好,不然真的要变成「垃圾场」了,哈哈。


纸质的素材会分类放在各种风琴文件夹里面


桌面上也会堆一些伸手就能拿到的常用素材(其实是一些碎纸不舍得扔


BRANDOR:那你为了「收破烂儿」有做过什么奇怪的事吗?


荼又TOYOU:在英国住宿舍的时候,大家都会把自己不需要的东西放在公共室,比如破布,不要的纸、塑料制品、洗碗的刷子等等……我定期都会去巡视一遍,这个算吗?哈哈哈。它们其中大部分都是可以用来做肌理实验的,我以前尝试过很多,也有用它们做过装置作品,觉得有时候这些东西真的帮大忙了。


「勺子先生与小松鼠」by 荼又


「踢足球」by 荼又


「飞鸟」by 荼又


BRANDOR:你用过最奇怪的东西是?


荼又TOYOU:我试过趴在石子路上,用铅笔涂纸张,提取路面纹路哈哈。还试过买了一块玻璃菜板,发现买错了,但是看到它肌理很好看,特别适合用来做动物毛发的肌理,我就没退…现在这些东西我都在回国前送给朋友了,因为实在拿不回来。或许大家也可以在我作品里猜猜哪些是用这些素材做出来的(提示:动物毛发、提取自木质小屋外墙肌理的西服口袋!现在想起来这些都觉得太好笑了,感觉这些事情真的可以拿来分享吗?


动物毛发提示


提取自木质小屋外墙肌理的西服口袋提示


BRANDOR:你觉得玩拼贴和纸上绘画的创作思维不同在于?


荼又TOYOU:之前有提到拼贴的趣味性会更强,同时也会增加叙事感以及想象空间。当经过创作一段时间的拼贴作品以后,可以把这种培养好的创作思维有意地用在纸上绘画当中,到时在纸上绘画可能可以更随性,想到哪里就画到哪里,不需要受很多材料的约束。所以,在生活记录类的插画,我还是会沿用纸上绘画的方式,虽然这两种创作方式不同,但也可以相辅相成地去完善自己的作品。


「植物」by 荼又


「植物」by 荼又


「假日」by 荼又


「情人」by 荼又


BRANDOR:你近期比较满意的作品是?


荼又TOYOU:是一个近期会出版的儿童绘本,叫「谁偷走了我的睡眠?」。因为我很喜欢泰戈尔的诗,曾经读过一首叫「The Sleep-Stealer」的诗,当时就觉得有一天我一定要以这个为灵感写一个故事,于是在研究生毕业的时候,我的毕业作品就做了它。当时得到了全A的成绩,也算是对我的一个很大的鼓励吧。


展览中的「Who Stole My Sleep?」by 荼又


展览中的「Who Stole My Sleep?」by 荼又


还有当时特别做的一系列陶瓷展品,还获得了一个BBC陶瓷奖,拿了奖金。我当时感觉自己是走了什么运?因为一般获奖的可能都是陶瓷专业的学生,我不知道这些评委会悄悄来看展,得这个奖我有点懵。


「Who Stole My Sleep?」陶瓷展品 by 荼又


至于绘本,我前段时间一直对它进行了很多修改和润色,不光是故事结构和画面上,在文字上我也想办法让它更完善。因为当时这个故事是用英文来构架的,我现在重新用中文的思维又把这个故事写了一遍。这是一个很开放的故事,它有着开放的情节、开放的角色和开放的结尾,因为我希望读它的人可以开发出他们无限的想象力哈哈。创作这个绘本之后,我也提升了一些自己对儿童绘本的理解和讲故事的能力,我希望自己能将它做得独特,但又容易被人接受。


「谁偷走了我的睡眠?」by 荼又


「谁偷走了我的睡眠?」by 荼又


BRANDOR:你的作品也受到不少儿童文学刊物的青睐,会渐渐有意往这个方向去发展吗?会担心作品的受众范围受限吗?


荼又TOYOU:可能是兴趣使然吧,我目前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儿童出版物上。不过我一直不想把自己完全定型成「儿童插画师」,因为我希望自己是自由的、有无限可能的,我也还是对很多其他形式的内容抱有热情的。


儿童文学7月插画「被遗弃的小猫」by 荼又


「博物馆日」by 荼又


「读书日」by 荼又


陶瓷作品「dadada」by 荼又


陶瓷作品「moon」by 荼又


陶瓷作品「street」by 荼又


BRANDOR:你好像还参加过不少比赛,也获得了不少的奖项,是非常「热衷」于参赛吗,你对于参赛的心态是怎样的?


荼又TOYOU:我每年都会参加一些比赛,不过是抱着平常心对待,有就当作鼓励,没有就继续努力。我记得老师曾经讲过很重要的一课,他说插画师要学会推销自己,因为我们自己就是产品。他会鼓励我们多去参加比赛、参加插画活动、参加市集等等,当然,作品永远是第一位的,但想办法让更多的人看到我们,也是我们需要去做的。可能我比较听老师的话吧,我完全赞同这一点:先有好的作品,再努力被更多人看到。不过,其实现在除了比赛,也还有很多渠道可以让别人看到我们的作品,这是个个人选择的问题吧。


获奖作品「在伦敦」by 荼又


获奖作品「小行星计划」by 荼又


获奖作品「冬日狂欢」by 荼又


获奖作品「Blue Necklace」by 荼又


BRANDOR:很喜欢你的大贝壳小书,也跟我们讲讲吧?怎么会想到拿贝壳当封面的?


荼又TOYOU:可能了解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其实不光在做插画,我也有在玩陶瓷的,当然,不是完全正统的那种。我一直想尝试用陶瓷讲故事,所以本科三年我几乎每周都会泡在陶瓷工作室里两三天。这本书的贝壳原型是我去海边旅行捡到的一个大贝壳,我当时考虑是不是可以将陶瓷和其他材料结合来做一本书,所以后来就有了这本陶瓷做贝壳封面的贝壳书。


「大贝壳小书」by 荼又


「大贝壳小书」by 荼又


这本书里面的内容都是偏实验性质的,我用了很多材料,它最终的呈现就是用混合媒材设计很多不同贝壳式样的页面,然后编辑成书。


「大贝壳小书」内页 by 荼又


「大贝壳小书」内页 by 荼又


BRANDOR:你接下来还打算做些什么样的尝试吗?


荼又TOYOU:因为如果一直在做同一件事,难免会失去热情,所以接下来我想要开始做一些自我表达的艺术创作。正好之前受到了一个场地的邀请可以做我的小型展览,我就觉得既然要做,不如就做些新东西,于是便有了现在的「荼又的100个大象计划」项目。其中100只是一个泛称,我希望它不止100个,而是个长期的项目,我可能会做到失去热情为止吧。


「荼又的100个大象计划」by 荼又


选择大象作为创作主体,主要是因为我喜欢它,创作它首先我得对它充满创作的欲望;其次是因为大象是陆地上最大的动物,虽然它外表上是个庞然大物,但我觉得它的内心会有一个最柔软的地方,可能是脆弱、敏感或者阴郁。再换个角度,虽然大象看起来憨憨的,但其实它的攻击性又很强,长鼻、尖牙都是它的武器,这或许也有点自我影射的意思吧。


刚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去探索不同材料和创作风格的各种可能性,比如可能会有平面插画、拼贴、装置艺术等。但经过这段时间的调研,我觉得可能不只局限在这一部分了,我还想去挖掘每个人的内心世界,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的。我对身边的一些朋友做了深度的采访,我想把每个人的经历和内心世界都融入到我的作品中。这让我感觉自己的表达欲望又回来了,听别人的故事,和自己对话,这些都让我想去表达。我觉得这会是一个良性循环,也会对我之后的绘本故事有所影响。(btw,目前这个项目已经有成都和郑州的空间联系到我,我希望可以有更多城市的艺术空间和受访者可以参与进来。


大象的胸针 by 荼又

大象陶瓷 by 荼又

大象陶瓷 by 荼又


BRANDOR:你还受到哪些艺术家的影响?


荼又TOYOU:有很多,大师级的比如有夏加尔、马蒂斯、大卫霍克尼等等…不过说一个我最近开始迷上的插画师,柯薇塔!我觉得没有人会不爱她的作品吧。


柯薇塔作品


柯薇塔作品


BRANDOR:你觉得你的「灵感圣地」是?


荼又TOYOU:没有什么特定的某个地方,但我很喜欢旅行。每次旅行我都会发现可以刺激灵感的东西,有时有些就是一瞬间的;我画画的时候,音响会一直放着歌,我听不了太激烈的歌,都是一些慢歌这样。我还在某音乐平台建了一个「插画师画画必备bgm」的歌单,里面都是平常创作时会放的歌哈哈。


「插画师画画必备bgm」歌单 by 荼又


BRANDOR:你似乎还为了看展览去过很多地方?其中让你印象最深的展览是?


荼又TOYOU:我最近看的是「安东尼·布朗的幸福博物馆」。他的作品里藏了很多有趣的想法,可能是一个小笑脸、一个煎蛋的花朵,又或者是动物长着一个毛笔尾巴等等。在我的创作里,我也一直想坚持通过一些很细小的印迹或者符号去传达情感和趣味,去激发读者的想象力。


安东尼·布朗的展览 by 荼又


安东尼·布朗的展览 by 荼又


我前段时间还看过一个很喜欢的展,是央美美术馆在展的雷安德罗·埃利希的「太虚之境」。它通过空间、镜像来让人的感官错位,从而能让人引发很多深刻思考。


「太虚之境」展览 by 荼又


「太虚之境」展览 by 荼又


BRANDOR:作为收藏癖患者,绝对不会只满足于收藏一种东西?你还收藏过?


荼又TOYOU:因为我很喜欢收集纸质手写的东西,所以我的朋友们出去旅行都会给我寄明信片,而且我自己也会给自己寄,我几乎每去一个城市都会这样哈哈。有时回头翻看它们会觉得特别有意思,这像是自己和自己对话,同时也会回忆起当时所发生的故事,我一般在不开心的时候,就会通通看一遍。


今年生日寄给自己的明信片 by 荼又


去年生日寄给自己的明信片 by 荼又


另外还有一些小收藏,是旅行时每到一个城市都会买的冰箱贴,我现在的冰箱满满的一面都是它们哈哈


各地收藏的冰箱贴 by 荼又


还有胡桃夹子和大象,它们是非常能给我安全感的东西,我的工作室里有一整面墙都特别用来展示它们。


收藏的胡桃夹子和大象 by 荼又


收藏的胡桃夹子和大象 by 荼又


BRANDOR:还可以推荐一些收获灵感的tips吗?


荼又TOYOU:多去看好作品,多思考,留意身边的人事物,还有学会听故事。


BRANDOR:最后,分享一下你一直坚持的生活哲学吧!


荼又TOYOU:简单生活,保持好奇心。还有,像孩子一样创作。




interview & words_catfi

LifeStyle & Design

欢迎回来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LifeStyle & Design

注册 已经是会员?立即登录

+ 86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