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 Gift

interview丨不正经聊天室:插画师迷惑日常的背后

Interview with 张枣糕

  • 日期: 2019-09-05
  • 编辑: catfi
  • 不正经聊天室:插画师迷惑日常的背后

    Illustrator:张枣糕

    Interview : Catfi

    Words : Catfi


    很皮。




一直觉得人类迷惑行为大赏里面插画师应该拥有重要的一席之地。毕竟对于以「收破烂儿」作为基本自我修养的插画师来说,收报纸杂志小纸屑什么的都只是常规操作。但是这回,我们发现插画师要收的目标不只是报纸杂志小纸屑了,而是...破椅子。


为了收集破椅子,我们不光要去到一切能去的犄角旮旯街角小巷,还要联合身在东京的朋友一起形成国际战线,不信你看☟

16×枣糕的「东北交易」国际战线


如果椅子不会说话,我们就给它配音让它说出它的故事;如果东京的破椅子不够,那我们就给北京椅子报个团飞去东京旅游。总之这一切的一切,只是为了能让破椅子成为荡起友谊小船的双桨。


那么,在这些「迷惑日常」的背后,究竟藏着一个什么样的插画师的灵魂呢?本期BRANDOR不正经聊天室,带你走进张枣糕的世界。




今天是

张枣糕 的

BRANDOR


by 张枣糕


BRANDOR:欢迎来到BRANDOR不正经聊天室,例牌请先来自报家门吧


张枣糕:大家好我是张枣糕。工作日是一个在自媒体工作室做平面设计的上班族,周末是一名观察员。


BRANDOR:第一次发现你是在微博的好友关联上,一众插画师头像中你的五块枣糕确实…蛮枣糕的,我当下直觉就是这肯定是个骨骼精奇的主儿。


请自行欣赏。↑


张枣糕:对,互联网就这样,你就不会看到一个卖菜博主之类的关联,有点无聊,所以我下次准备伪装成别的身份。顺便说下,五道口的枣糕好吃。至于名字嘛,也是没办法的事,大二开始用的,大家就一直这样叫了,要改有点难。


BRANDOR:那枣糕是你本名的谐音么?还是因为…喜欢吃枣糕?


张枣糕:完全不是啊,不过姓是对的。好像是我在改名字的时候正在吃枣糕这样,我妈一直让我改名(摊手。


「砰砰」by 张枣糕


by 张枣糕


by 张枣糕


by 张枣糕


种书 by 张枣糕


BRANDOR:你好像对于一切都可以用一种很「皮」的视角来观察?是从小就这样的么?


张枣糕:不是啊,我觉得我大学以前可蠢了(我不能这样说自己。倒是一直很倔强…我小时候也是应试教育过来的,但家里对我还比较宽松,不过那也是我自己争取来的,这个说来还有点小心机。小的时候我妈一定要坐在我旁边看我写作业,但我不想,我就让她走,她也不走。于是我说「你走了我绝对能写好,你信不信吧。」她就相信了我一次。


因为那一次我一定要成功证明给她看我自己可以做好,于是就比平时认真努力非常多,最后取得了历史性的胜利。当然我偶尔也会钻钻空子的,不过我会拿捏那个度,反正我就不是那种会很顺着意思来的吧。我小时候挺乖的其实,就是会反抗一些大人不合适的对待。


「火山」by 张枣糕


「活火山」by 张枣糕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画 by 张枣糕


不知道怎么形容的画 by 张枣糕


zine「mood line」by 张枣糕


BRANDOR:所以可以说你的搞怪视角是来源于你的性格?


张枣糕:性格是一方面哈哈,但现在的视角主要是大学后养成的,我要是在家乡读大学可能就不会有现在的视角了。北京的一切对于我来说都是新的,是新的环境、新的人给到我刺激,然后有了现在的视角。因为人们总是会对身边的环境逐渐失去兴趣,所以大学后我就开始看很多国外的作品,通过互联网认识了几个神奇的朋友,然后方向就开始慢慢偏了哈哈。


我们喜欢一切不精致的东西,比如我们会经常去观察菜市场的人的不同状态,就觉得很有趣。前段时间我们去云南就是去当地的菜市场,也没什么原因的,可能就是单纯被那里的人所吸引,因为那里的人每个都很不一样,而城市里大多数人看起来都是一样的。


在云南遇到的各种有趣 by 张枣糕


我还和我的一个朋友观察了一段时间路边废弃的椅子,就路上观察学嘛,没什么意义的。但是它们背后肯定都是和这个社会产生某些联系的,比如北京鼓楼的废弃椅子就会比酒仙桥的要有趣,而且多。酒仙桥那边大多数会是办公椅(因为我就在那附近。


各种路边椅子 by 张枣糕


BRANDOR:你观察路边椅子的这个项目好像是从17年开始就一直到现在?


张枣糕:嗯对,一开始一方面是兴趣,另一方面是为了保持和我那个朋友的联系,我们俩都很感兴趣这个。后来他毕业去东京了,所以我们那个项目就叫「东北交易」。因为是非常非常好的朋友,但平时大家都话少,我们也不像别人有喜欢的明星可以讨论,所以我们就用椅子来维系我们的友谊哈哈。


「东北交易」by 16×张枣糕


「东北交易」by 16×张枣糕


BRANDOR:就是一直互相分享看到的好玩的椅子么?


张枣糕:对,我们还在公众号发过几期内容,后来有段时间失去兴趣了,就换了别的目标,比如光头之类的。但最近又换回椅子了,准备做本书哈哈。


我刚毕业是住在北京鼓楼附近的四合院,那个地方很神奇,藏着很多神奇的人,我很爱那里。我以前每天都会去后海隔壁的西海散步,因为游客一般就停在后海了,西海很少人去,这也是我一个神奇的朋友带我去的秘密基地哈哈,后来我就又带了我的朋友去。然后那边的椅子也很神奇,我给你看几个☟


毛衣椅

中国  交道口 香饵胡同


     枣:您好,您怎么穿上了毛衣?

     毛:理发店生意不太好。

     枣:那您还有毛衣穿,真的很受重视了。

     毛:没生意,她闲的吧。


毛衣椅 by 16×张枣糕


我家隔壁胡同的↑

尼康椅

中国  南锣鼓巷


     枣:您看起来很包豪斯

     尼:我高科技


尼康椅 by 16×张枣糕


南锣鼓巷看到的↑


我朋友他在日本也拍,但日本对镜头很敏感,而且不太会有人把坏椅子放在街上,我们就给北京椅子报了个团去东京了(就是把北京椅子P到东京☟ 然后好像因为p的太和谐了,大家都没发现?为此我俩反醒了一下。


↑它原来在鼓楼东大街,我们把它P到了东京的垃圾堆旁


哭椅

中国  鼓楼东大街


     16:您感觉怎么样?

     哭椅:我哭了。

     16:为什么?

     哭椅:因为没有人坐我。

     16:你这样就更没有人坐你了啊。

     哭椅:哭。


哭椅 by 16×张枣糕


原来在鼓楼东大街的哭椅↑


BRANDOR:那关于这本书的话,是打算互相P各自的椅子到对方那么?


张枣糕:最近也在想呈现方法,已经想的差不多了哈哈。不过要先保密,因为怕最后黄掉就尴尬了。


BRANDOR:能透露一丢丢么,吊个瘾?


张枣糕:哈哈哈就是太肤浅了,讲一嘴就讲光了,还是不讲了。反正就是会让这些被丢弃的可爱椅子们重新出现。


BRANDOR:哈哈哈好,那回到纸上创作,你是从一开始就画这些很「皮」的作品的吗?你以前的作品是怎样的?


张枣糕:不是。小时候忘了是啥风格了,是大学以后才真正开始完全喜欢画画的。我的画风一直在变的,每年都不一样,我没怎么固定过。


5岁是开玩笑的,这是大二画的↑ by 张枣糕


以前的作品 by 张枣糕


然后这是个5米的长卷☟ by 张枣糕







5米的长卷 by 张枣糕


哈哈我还翻到了以前和同学穿塑料袋画墙的照片☟ 


by 张枣糕


我俩去画墙怕搞脏自己,去拿教室用的那种大垃圾袋套身上,晚上偷偷去教室后面画墙。话说我大学活的好快落哦☟


by 张枣糕


by 张枣糕


BRANDOR:那…你的画的内容一般都来源于啥?是情绪?梦?还是就脑洞?


张枣糕:这两年是情绪比较多,因为毕业后面对了一些新的事情。我会想把自己的情绪画出来作为一种交流吧…因为我自己也不是那种会讲很多话的人,只是比较想通过画画来交流。其实画画对于我来说就是个很自然的事情,就是记录,有的时候记录的是梦,有的时候则是情绪。反正画画这件事是做不了假的,是笔带着我画的,不是我自己画的哦。


情绪画 by 张枣糕


情绪画 by 张枣糕


然后画画也不是唯一的媒介,我也会拍照和写文字等等,只是目前画画是我最习惯也是最便捷的一种表达方式。


梦画 by 张枣糕


梦画 by 张枣糕


BRANDOR:除了画画你不是还玩橙子泡沫和油条么(话说那是油条么?


张枣糕:哈哈哈对,我对所有的事物都感兴趣。然后…你说的那个是冬天我爸在炸油果子(我们那边过年会做的)的时候我用他的面做的,就…挺恐怖的,就是炸小人。


胸前两坨焦得蛮灵性


炸小人 by 张枣糕


玩泡沫 by 张枣糕


玩泡沫 by 张枣糕


欢迎洪十六:) by 张枣糕


BRANDOR:还搞过啥有意思的?最近玩过好玩的作品项目是?


张枣糕:基本都是纸上创作和拍照啥的,因为玩别的时间不够,而且也不擅长。我也渴望试试别的,接下来会试试的。可能去年工作室的项目也算有意思的部分吧,因为我们是科普自媒体,所以做了一些模拟脂肪细胞、神经细胞和红细胞的实物作品。我主要负责创意和视觉哈哈,是做吃的,叫「局部气候」。


「局部气候」by 张枣糕


「局部气候」模拟细胞实物作品 by 张枣糕


「局部气候」模拟细胞实物作品 by 张枣糕


「局部气候」by 张枣糕


然后接下来的新项目也是做食物的哈哈,开心心。


BRANDOR:这次是驴肉火烧?


张枣糕:这次是巧克力,可洋气了。


BRANDOR:试试豆汁儿做成冰棍也挺好。


张枣糕:口区。你可以来试试,你会哭着回深圳。


BRANDOR:哈哈哈说一个最近比较满意的作品?也是「局部气候」么?


张枣糕:不,我工作和自己的作品还是分得挺开的哈哈。我最近比较喜欢我画的那个树,那是我快乐的情绪。我刚和朋友们从云南回来,这次我们去了雨林,体验很神奇,大自然真的太好了。我觉得在抱着树的时候感觉真的很好,然后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觉得所有的树都是手拉手的,于是就这样画下来了☟


「树」by 张枣糕


我把那个瞬间留下来之后,每次我看到这幅画我就会想起来当时在雨林里看到的、闻到的和感受到的。我觉得树是有能量的,大自然是有能量的,城市只是在模拟自然,道具是河流,高楼是森林,而人们是小蚂蚁。后来我回来试试抱了下北理工的树…我觉得它没西双版纳的快乐。


「树」by 张枣糕


「树」by 张枣糕


BRANDOR:话说,忽然好奇你有收到过什么很好玩的评价吗?因为或许对于很多长辈来说,他们可能不太好理解现在的年轻人都在画什么?


张枣糕:哈哈哈哈我想想。我妈说看不懂。但她说我画啥她都喜欢,还挺好的这女人。我高中的美术老师也说看不懂,其他的我就没在意也没看到了好像…然后我爸不评价我哈哈哈哈,他只希望我夸他做饭好吃,然后他就会很有成就感,之后就会做更多好吃的(感觉有点反向鼓励引导教育了。


「切片面包」by 张枣糕


情绪画 by 张枣糕


情绪画 by 张枣糕


BRANDOR:哈哈说说你都受到哪些艺术家的影响?


张枣糕:受到挺多艺术家影响的,不过影响最深的是大卫霍克尼吧。我大一的时候知道他是因为当时他来北京,我去北大听了讲座。他当时穿着不同颜色的袜子,让我印象很深,之后看他的作品就彻底被吸引到了。我一般喜欢一个艺术家会更喜欢他这个人,作品只是我认识他的第一层。正好我昨天又去看了他的展览,我觉得要非常热爱生活的人才能创作出那样的作品吧。


大卫霍克尼


大卫霍克尼展览 by 张枣糕


大卫霍克尼展览 by 张枣糕


然后埃利亚松我也喜欢☟


奥拉维尔·埃利亚松 作品


BRANDOR:你近期(或今年)最想做的事是?


张枣糕:想赶紧抽空去下大自然了,要不然我快要被城市吸光了。


BRANDOR:对了听说你还有一个有天窗的屋子可以经常约朋友去玩?


张枣糕:哈哈哈对,这是我租的第二个房子。我第一个房子在鼓楼,第二个在望京。它们没有一个是我自己联系的,都是我室友找的哈哈哈,而且好巧不巧,它们都拥有天窗。天窗是我小时候的梦想,因为可以看到月亮,现在这个可以还爬出去躺在屋顶上,朋友来了我就会邀请他们去屋顶。


朋友在屋顶 by 张枣糕


朋友在家里 by 张枣糕


全都是朋友在屋顶↑ by 张枣糕


夏天和秋天北京的云最好看,我经常下班会跑回家去看云。在上面看小区里的人就像小蚂蚁一样,很好玩,我可以看见他们,但他们不会发现我。


家的云 by 张枣糕


家的云 by 张枣糕


BRANDOR:对了还有平时收集的很多魔幻有趣的照片呢?也分享一下吧


张枣糕:我感觉我的生活完全曝光☟


作品保鲜技术 by 张枣糕


水果摊好吃广告 by 张枣糕


撕掉居然还挺好的 by 张枣糕


... by 张枣糕


by 张枣糕


798南门公厕的浪漫。有时候是一个鸟笼,有时候是一束百合。by 张枣糕


BRANDOR:好了不扒你了哈哈,最后分享一下你的生活哲学吧。


张枣糕:我脑海里第一个反应的居然是得过且过......不过稍微思考了一下,四字吧:能量守恒。





interview & words_catfi

LifeStyle & Design

欢迎回来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LifeStyle & Design

注册 已经是会员?立即登录

+ 86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