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feStyle & Gift

interview丨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花里胡哨!

Interview with 阿大钊

  • 日期: 2019-09-20
  • 编辑: catfi
  •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花里胡哨!

    Illustrator:阿大钊

    Interview : Catfi

    Words : Catfi


    花里胡哨怎么了????很快乐好吗!!!!



都说黑白灰才是永恒的、经典的、高级的、理性的、实用的、稳重的、得体的、深远的......长久以来,人们似乎都对于黑白灰有着一种近乎政治正确的偏爱。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人们把所有能想到的高级赞美都给了黑白灰,这个作为万年老二的彩色宝宝,会是什么样的感受?(哭泣。)


一个来自巴黎的护色使者插画师就为此表示一万个不服。自从三年前在南非见识到了鲜丽色彩所呈现的生命力,世间一切的「花里胡哨」在她眼里都成为了「正义」。黄色的云、粉色的太阳、紫色的桥、不穿成圣诞树就浑身不自在...总之一切花里胡哨的事物,都能被她衷心拥护。噢对了,就连她听的音乐,也都是五颜六色花里胡哨的......


那么今天,我们就来康康这位插画师,是如何为她的花里胡哨正名的吧~




今天是

阿大钊 的

BRANDOR


by 阿大钊


BRANDOR:Bon..Bonjour?来打个招呼呀!跟大家介绍一下自己?


阿大钊:大噶好呀!我叫大钊,平时喜欢听着好玩的声响画画,没获过什么特别的奖项。想要编点特别的故事,结果最特别的就是讲给别人听的时候他们都听不太懂。以前特别喜欢花里胡哨的颜色、奇形怪状的小鸟,现在也喜欢。之前在大学时是学动画的,后来为了出国留学才努力参加了三次学校组织的photoshop水平考试,成功拿到毕业证后,现在在巴黎留学,读的插画专业。


BRANDOR:你在巴黎多久了?为什么想到要去巴黎?


阿大钊:来巴黎这个月刚刚好一年了!(妈呀原来已经一年了)其实我是被中介骗去的哈哈哈哈哈哈(也没那么夸张,但如果真的有人希望我写关于法国艺术留学防坑的非官方小册子,我愿意贡献力量!)来法国其实也是完全遵从自己心愿的,因为一直比较喜欢法国这边对各种小画和动画包容的感觉,就是那种不太在意你觉得我好不好看的那种怪异和乖张的感觉,可以给到各种不成熟的风格自由生长的空间。


by 阿大钊

太阳的每个时刻 by 阿大钊

我的头像 by 阿大钊


by 阿大钊


不过当初我最想去的城市其实是斯特拉斯堡,我还以游客和考生的身份在那边游荡了挺久,但最后还是选择了巴黎(谁让我是那里美院得不到的人呢)后来消沉了一段时间我也想通了,觉得这就是人生啊,日子还是得跟家里的月份牌儿一样潇洒一点,过去就翻篇儿,它告诉我我还是和巴黎的缘分重。


语言班同学 by 阿大钊


语言班同学 by 阿大钊

by 阿大钊


by 阿大钊


BRANDOR:emm说说巴黎是个怎样的城市?最爱巴黎的?最不喜欢巴黎的?


阿大钊:首先得说,即使生活在这里,我也是一个没有任何「巴黎综合症」的人。而且我特别讨厌 巴黎铁塔 浪漫之都 法国香颂 这种土气的字眼,这些字眼特别符号化,美得不经过大脑。
(周杰伦:?我听到有人说我俗)


巴黎是个文化高度融合的城市,虽然我也听闻过身边朋友(其实就是我室友,他是个大大咧咧的瑞典人)经历过一些来自其它种族的、不危及生命但惊险的骚扰和抢劫事件,但是对于这里,我脑海中浮现出来的印象都还是美好的、神奇的。生活在这里,在街上遇到的一些可爱的景象,有时感觉真的就鲜活的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同时这里也是那种在不知名的街头巷尾里会藏着很多能让人重新获得能量的秘密基地的城市。


昂贵又可爱的打印店 by 阿大钊


姐妹儿在博物馆 by 阿大钊


城市与游乐园的共同空间 by 阿大钊


地铁里敲非洲打击乐的大哥 by 阿大钊


随处可见老姐妹儿 by 阿大钊


只要有阳光就住在河边了 by 阿大钊


比如这儿的流浪汉也会给自己搭建一个可爱的小家、地铁卖艺人都是持证上岗,吐着叮叮咚咚的音符就=跳进车厢、只要有阳光,屁大点的草坪人们都会来野餐......巴黎是个拿着瓶酒在河边坐着就能感到幸福的城市。人们都说法国人懒,但我觉得这种刻板印象多少也有懒得思考就跟风说的成分,他们之所以能这样是因为他们的社会保障体制真的做得好,所以人们才都特别懂得放松和享受生活。


可爱书店:) by 阿大钊


温室来看花的奶奶 by 阿大钊


牵狗子的路人 by 阿大钊


有文化 by 阿大钊


BRANDOR:那在巴黎的生活对你的创作有什么影响吗?说说你在法国的一些日常或趣事?


阿大钊:对我的影响的话,就是来到国外,画画已经不能再是生活的全部了。比如时常会有行政文件要处理,没力气思考还要说一门外语等等......可能要变成更「好」的人,画和人才会一起进步吧。


然后就是我的创作题材会变得更宽泛,情绪也变丰富了,朋友说这是我因为我人长大了,所以表达方法也会跟着改变…还有一点变化是,我现在不再怕自己的东西不完整不成熟,因为见过太多「奇怪」的作品了,打破以前脑子里的框架后,觉得自己以前的审美系统特别狭隘。我希望以后别人看到我的画能说的是「好玩」, 而不光是「好看」、「可爱」之类的评价。

「好天气」 by 阿大钊


地铁速写 by 阿大钊


by 阿大钊


by 阿大钊


至于有趣的事......哈哈哈因为我还没开学,我最近见的最频繁的人就是我家楼下的一个印度尼西亚人,他是个法国人,但是来自印度尼西亚,开了家日本寿司店。我和他联系比较近是因为最近我家浴室漏水到他家了,房东又不太管,要让我们自己修…然后这老板人还挺好,他劝我别着急,上次甚至要送我一盒寿司。就像我说的,巴黎就是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地方...


BRANDO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显得大家都好可爱。


阿大钊:对,就房东不可爱。还有一次,我在塞纳河边找不到能用的公共厕所,有个看起来还能用的公共厕所门坏了关不上,就有对法国情侣帮我用人肉挡着门,然后唱「la vie en rose」盖住我上厕所的声音,我又感动又尴尬。


BRANDO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这样让我以后还怎么听「la vie en rose」!!


阿大钊:的确,我当时真的特别急,声音巨大。我还问他们你们用不用我帮你们挡着,我也想报恩啊。结果他们说你快走吧你!!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觉得我的轶事比画精彩...)

饲养的耳机猫 by 阿大钊


BRANDO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是不是到法国之后,你的花里胡哨更花里胡哨了?


阿大钊:对! 其实也不是。我朋友说我是棵行走的圣诞树,但是如果我不穿成花里胡哨的就会感到拘谨和不自信。我基本上和这边的非洲裔站在一起就会特别的和谐,我常常在路上能收到各种来自非洲裔朋友对我毛衣的夸赞,你等等我给你找个图片☟


我的花里胡哨毛衣 by 阿大钊


我的花里胡哨毛衣 by 阿大钊


在非裔区的咖啡厅画画,对面是个传统服饰的布料店 by 阿大钊


↑然后这是我在巴黎18区 chateau rouge 的一个非洲裔聚居区整理作品集,我爱死那里了,他们的街道都被颜色涂满的感觉!但是在那边我不敢多拍照,容易被打。对了提到非洲我还想说一句,其实我一直画画都是规规矩矩的,但后来大三的时候去了趟南非旅行,我好像就被传染彩色小虫病毒了。说起来我真的很喜欢巴黎各种人种融合的氛围,我感觉那就像是我某种精神故乡(非洲人: ????)


当地的友好老板 by 阿大钊


这张我拍完就被当地人警告了 by 阿大钊


但是那里真的好可爱 by 阿大钊


BRANDOR:哈哈哈哈哈哈所以你在大三之前的作品都是规规矩矩的?让我康康??


阿大钊:我以前很喜欢德国国家足球队,然后我那时候画的人都有鼻子有眼儿的☟


以前画的德国国家足球队 by 阿大钊


BRANDOR:???????这完全????你是换了颗头吗???


阿大钊:去非洲换了颗头:)我还有☟


大三以前的画 by 阿大钊


从非洲回来的画 by 阿大钊


从非洲回来的画 by 阿大钊


一年前的画 by 阿大钊


一年前的画 by 阿大钊


后面两张是我一年前的画,相比起来可能更自我了吧~跟前面对比算是能感觉到一些变化的轨迹,其实我也不知道将来会刹车在哪,先走着吧~


其实多出去走走,可能就会没那么小心翼翼了,又或许小心翼翼也是好的,只是不适合我罢了。在看过很多比较猎奇的作品之后,我开始意识到「奇怪」的作品其实不一定市场就会小,只是我们还需要再生根发芽,能练就更独特和清晰成熟的表达,或许再怪的表达也会被接收的。


BRANDOR:那话说,这些花里胡哨的颜色是你的直觉选择,还是它们都是你默默在旁边试了N次才决定的颜色?


阿大钊:直觉,有时候是懒得洗笔,不过这是随便画的情况~画相对正经的画的时候还是会依靠直觉研究几套小色稿出来,再修修补补一下这样,比如这个就是画「我的小杏树」之前的小练习☟


「我的小杏树」试色稿 by 阿大钊


日常小练习 by 阿大钊


日常试色稿 by 阿大钊


BRANDOR:那像这张↓笔画看起来很果断的也是直觉选的颜色么?


「搬家前合影」by 阿大钊


阿大钊:对,那个就是我对搬家的逃避,我给你看看当时桌子上啥状态☟


画「搬家前合影」的大场面 by 阿大钊


其实我觉得这些花花绿绿的颜色没多好看,也没多丑,就是我自然的就画出来了,这是种不拧巴的表达方式,不过画比较有挑战的项目的时候我还是会思考一下。


有时在习惯的定式下画画或许是奏效的,但是也很容易感到疲倦,自然流露的东西或许不完美,但却有着丰富的可能性,两者都是各有优势的。我总怕别人问我为什么用某种颜色,其实我真的是抓起来就画了,没有经过思考,但我有时也会觉得是不是该思考一下......不过我通常画随身本的时候是不思考的,一旦思考我就会想把本儿撕了(因为会觉得我怎么画的都一样!!)


画运河 by 阿大钊


运河爱好者 by 阿大钊


运河爱好者 by 阿大钊


BRANDOR:emm说说最近的几个作品?


阿大钊:我说说「我的小杏树」吧,它的法语名叫「mon abricotier」,因为「abri」在法语里有庇护所的意思,「abricotier」是杏树的意思,所以我在故事里玩了一个文字游戏。


这个故事讲的是一个普通的男人遇到了一棵普通的树,男人单方面认为他与树之间建立了一段友谊,这颗树回应他的方式其实也是这个男人自己定义的,树只是在自然里生长的一棵很普通的树。男人和树分享着生活的全部,也读取着一切他所想要的信息,因为他把这棵树想成是自己的一个庇护所。


「我的小杏树」by 阿大钊


「我的小杏树」by 阿大钊


画这个故事可能是跟我第一年在法国的心态有关,我想要和人分享生活但又怕给别人造成负担。而且我去年挺矫情的,找不到什么特别开心的事儿可以和别人分享,于是一聊天就会变成发牢骚,我很不喜欢那样的自己,所以我就画了一棵能和自己分享生活的秘密树。


我前几天还在公园无意拍了一张照片,心想这不就是现实版的我的小杏树吗☟


现实版的小杏树 by 阿大钊


然后还有「日光小洞」,这个作品其实是我想尝试诠释一下图像和文字的关系。因为图像和文字是互补的关系,比如文字里说「虫子吃光长大」,但是现实中虫子是吃叶子长大的,所以我就在图像里把光用形状和颜色表现,希望有人能有联想到真实世界里的叶子......不过这个目前还没有人能100%看懂过,我觉得我还得再练习练习自己的表达哈哈哈哈。


「日光小洞」by 阿大钊


「日光小洞」by 阿大钊


BRANDOR:哈哈哈所以你的画都是源于一些你的日常脑洞吗?


阿大钊:出国前会比较天真和奇幻(好羞耻打下这俩词),出国后可能内心缺乏什么画笔就会不自觉靠上去,灵感也更多的来源于生活。比如浴室一直在向下漏水,我就想画一个浴室里水向上生长,长出许多植物的故事(可能我要走火入魔了)甚至最近还想画一些和政治相关的故事,所以在狂补纪录片和史实。


「吃光毛毛虫」by 阿大钊


「吃光毛毛虫」by 阿大钊


BRANDOR:emm你说在画画的时候还喜欢听些好玩的声音?是像马路敲锣狗叫那种声音实验的东西吗?


阿大钊:哈哈哈哈哈哈哈不是,就是电子乐,就是我最近迷的一个法国的techno组合,叫salut c’est cool(差不多中文就是「你好呀这很酷」的意思)不过我觉得他们的音乐也差不多就是把这些声音排列一下做成歌了,他们是这样婶儿的你感受一下☟


salut c’est cool的专辑封面


这首歌叫「我正在做梦」☟


Je suis en train de rever-Salut C'est Cool


还有类似的,他们的歌名都是什么「我的小冰箱」、「朋友做的汤和汤做的朋友」啥的,就挺…咋说呢,听了让人心情好。我和枣糕在北海的脚踏鸭船上就是放他们的歌飘着画画☟


Copain de soupe-Salut C'est Cool


和枣糕在脚踏鸭船 by 阿大钊


和枣糕在脚踏鸭船 by 阿大钊


然后这首叫泡泡☟ 是说泡泡在杯子里跑啊,我们像一群疯孩子一样(我要融化了哈哈哈哈)听他们的歌特别容易感到生活美好。(超可爱请答应我一定要听!!!)


Globules-Salut C'est Cool


BRANDOR:哈哈哈哈哈可爱!!对了一定还要分享一下你平时拍的花里胡哨的照片!


阿大钊:来噢☟


彩虹书 by 阿大钊


巴黎玩具店 by 阿大钊


周末的古着集市 by 阿大钊


街头可爱墙面 by 阿大钊


我的花书柜 by 阿大钊


我的铅笔屑 by 阿大钊


还有我的半永久纹身手链 by 阿大钊


BRANDOR:那对你的花里胡哨影响比较大的艺术家?


阿大钊:最近对我影响比较大的是ICINORI和BLEXBOLEX,他们都是很成熟的插画师☟


ICINORI 作品

ICINORI 作品


ICINORI 作品


BLEXBOLEX 作品


BLEXBOLEX 作品


另外画家的话是Kandinsky,还有一个画派叫cobra。cobra是个反过来画画的画派,他们其实很会画很写实的东西,但是他们偏要反过来故意画的不精致。


Kandinsky 作品


Kandinsky 作品


cobra画派作品


cobra画派作品


BRANDOR:创作的时候会有什么特别的习惯吗?


阿大钊:哈哈哈哈哈有,会换上宽松的裤子,把刘海别起来,这样我就特别邋遢,然后一整天都不会想着出门了,这样会大大提升我的工作效率。然后有时也会听电台节目,因为听歌会容易腻,所以需要电台调节。之前准备法语考试时候我把小王子那破动画片听了有三四十遍,可努力了(骄傲)


包装盒也不放过 by 阿大钊


BRANDOR:哈哈哈哈哈那未来会回国发展吗?接下来会有什么想法?


阿大钊:emm觉得最终会回到国内的,最近梦里也不讲法语了,开始讲中文了,所以会回去的。接下来远点的想法应该是关于书籍和纸媒的工作应该也会是我很重要的一部分,不过由于现在一个人生活更懂生活细碎方面的无力和冰冷,也就萌生了「生活里有时候缺点可爱,又很难买到,就做出来吧」这样的想法。以前我是个快乐画画的大傻子,最近一直在思考画画和生活、人生的关系,想创造更多连接。这个概念还很模糊,但我想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开一家快快落落的杂货铺。


比较近的想法就是,期待开学!霸占学校各种工作室,用热情画画画到吐。想尝试用不同的媒介和材料讲故事,或者就找寻更丰富的表达方式吧~


最近画的窗帘 by 阿大钊


阿大钊:然后最近的事:我希望我家浴室快点修好。


BRANDOR:修好不就没寿司吃了?


阿大钊:我可没敢拿老板的寿司,室友说可能老板用寿司混了我们漏下去的马桶水。


BRANDOR: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那最后,你的生活哲学??(请给我清奇的答案)


阿大钊:不,就是「尊重每个人发光的方式吧」,你看多么深奥。





interview & words_catfi

LifeStyle & Design

欢迎回来 还不是会员?立即注册

忘记密码?

您还可以通过以下方式直接登录

LifeStyle & Design

注册 已经是会员?立即登录

+ 86

注册